逆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级全能学生 > 第一千九百一十六章 王破天
    王破天!

    叶昊看到这个青年的第一眼就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整个圣德书院的学生能有这般威势的除了真传第一的王破天之外叶昊不觉得还有谁了。

    但是王破天想要靠势就要压制叶昊却是想都别想。

    “你也不错。”叶昊淡淡地说道。

    “今天我来到这里是想要替罗珠玉讨一个公道。”

    “罗珠玉没有什么公道而言。”叶昊听到王破天这样说脸色沉了下来。

    “但是罗珠玉曾经喜欢过我。”

    “你修炼的是无敌之道吧?”叶昊看着王破天淡淡问道。

    “是。”王破天点头。

    “你有没有想过你败?”

    “我不会败。”

    “你有这样的自信没什么。”叶昊说到这里看了远处围观的修士一眼,“但是大战在即,你确定要自相残杀。”

    “你怕了?”王破天冷笑。

    “你想多了。”叶昊轻轻摇了摇头。

    “那你为何不敢接受我的挑战?”王破天说着就踏前一步讥讽道。

    “我不想破了你的无敌之道?”叶昊神色平静地说道,“你不要自误。”

    “我不要自误?”王破天像是听到了这世间最好听的笑话一样,“你确定不是再开玩笑?”

    “王破天,我让你回来不是让你随便找茬的。”就在这时紫帝的身影出现在半空之中。

    “院长,我前来只为挑战。”王破天对紫帝还是颇为忌惮的。

    他很清楚自己现在远远不是紫帝的对手。

    这些年的经历使得王破天明白一个道理——

    对强者保持敬畏。

    “大战在即,挑什么战?”紫帝冷哼道。

    “那就等到大战结束之后再说。”王破天沉吟了一下就说道。

    王破天离去之后圣德书院的很多师生都指指点点起来。

    “叶昊这是怕了啊。”

    “我不明白叶昊为何不敢出手?叶昊可是传说中的十级高手。”

    “这个我也想不清楚。”

    “这件事没有什么不好理解的,没看到叶昊被压制地不敢动手吗?之所以会发生这种事只有一种可能?”

    “哪种可能?”

    “王破天也是十级资质。”

    “十级天才?”

    “否则的话叶昊为何不敢动手?别忘了叶昊之前是何等嚣张跋扈?”

    “说的也是。”

    “哈哈,我们圣德书院哪怕没有叶昊也有十级高手。”

    “叶昊想要卡我们圣德书院的脖子?想都别想。”

    圣德书院的师生在推测出了王破天的身份之后一个个地兴奋起来。

    因为之前他们还想着如何缓和跟叶昊的关系呢?

    但是现在看来完全没必要。

    随后数位圣德书院的高手前去求证,而王破天也坦然地承认了自己的资质,这时整个圣德书院的师生都惊喜莫名。

    十级天才!

    王破天是十级天才!

    这无疑是一个重磅的消息!

    “小姐,你也不管管王破天?”紫帝的办公室中石楠恼怒地说道。

    “现在整个圣德书院已经封锁,任何消息都传递不出去。”紫帝不在意地说道,“王破天表露了身份也没什么。”

    “可是圣德书院总有开放的时候啊。”

    “圣德书院开放的时候就是半年之后了。”紫帝看了石楠一眼,“到那个时候哪怕知道了又能如何?”

    紫帝还有一句话没有说。

    一旦前往了禁地,谁还能隐藏得住?

    石楠平静了下来,良久之后缓缓道,“叶昊真的不是王破天的对手吗?”

    “你觉得呢?”紫帝盯着石楠问道。

    “我觉得叶昊不是那种认怂的人。”石楠沉吟了一下就说道,“叶昊给我的感觉很神秘,也很强大,他似乎没有什么畏惧的,还有——还有。”说到这里石楠就觉得不可能也就没有继续下去。

    “还有什么?”

    “这只是我的猜测。”

    “你说就是。”

    “曾经叶昊向我询问过飘渺大陆哪里有高等级的资源,我告诉他禁地之中有。”石楠斟酌着语言说道,“可是没多久光明域的禁地和太行域的禁地就被横推。”

    紫帝的眼神不由地亮了起来。

    紫帝不由地想起之前叶昊说的他还有一个手段。

    当自己询问是不是神灵法旨的时候叶昊的眼中露出了不屑的神色。

    不屑?

    神灵法旨都不屑?

    可以想象的是叶昊的手段比神灵法旨还要可怕。

    要是这样的话就能解释那两个禁地被横推了。

    “这件事你烂在心中就可以了。”紫帝看着石楠认真地说道。

    “我明白。”石楠点了点头。

    这件事实在太过骇人。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紫帝的神念扫了一下就开口道。

    下一刻天琨就带着一个身着长袍,头戴斗笠的身影走进了紫帝的办公室。

    “天琨前辈,你有什么事吗?”紫帝说这句话的时候眸光落在了那道身影的身上。

    天琨明白紫帝的意思。

    紫帝这是询问这位的身份。

    “紫帝,还记得我吗?”那个头戴斗笠的身影说着就把斗笠摘下了。

    紫帝的眼中不由地露出震惊之色,“剑姬。”

    眼前的这道身影是一个脸上满是皱纹的女子。

    不过从她的纹理之间依稀可以看到她年轻时候的风华和秀美。

    剑姬也是剑侍。

    就相当于侍女。

    这个女子自然不是紫帝的剑姬,而是紫帝的师尊圣德的剑姬。

    不过剑姬的寿元已经逼近极限,而在服下了诸多延寿的药材后,剑姬就不得不前往了禁地。

    按照紫帝的推测剑姬已经没有几年可活了,尤其这次光明域的禁地被横推之后,紫帝就觉得剑姬应该陨落了,因为事后没有找到她的蛛丝马迹。    “当日那位现身的时候我以为我会陨落,可是没有想到那位却对人族放了一马。”剑姬有些唏嘘地说道,“我们这些幸存的人族经过商量之后,就决定各自寻一个地方先躲起来,否则的话有可能遭到各族

    清算。”

    “当日到底发生了什么?”紫帝平复了一下就沉声问道。    “我能告诉你的是一位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存在降临到了禁地,整个禁地的无论是第一境的还是第二境的,亦或是第三境的,全都被那位炼化了。”剑姬说到这里眼中还满是惶恐之色,“我身边的冷月妖王都没有做出任何反抗就被炼化成了一团本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