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谜都 > 第308章 生死掌控
    疯狂涌动的水银河,大有冲击平台上的趋势,肥子轻轻抬手,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让一切恢复平静,水银河停止了汹涌澎湃,而且开始往下降,每降一分,韩魏就显得痛苦一分,脸上的痛楚之色,愈发的浓郁。[]]”韩魏眼中含泪,态度不再强硬,不仅如此,还带着深深的请求。ōm

    肥子只是看着宝座,都沒有看一眼韩魏,即使被水银条带包裹,还是冷静的可怕,沒有说话,往前走了一步,用行动來回答了,在肥子往前走出一步的时候,距离宝座只有一丝一毫的距离了,突然他身上的水银条带分散,变成了无数细小的线,线不停的缩小,深深的陷入了肥子的身体中,刹那间身体被分隔出无数豆腐块,只要力道再一分,“豆腐块”将被全部切下來,整个人也将不复存在。

    “放手吧。”韩魏再次说道,乞求意味更加深了。

    肥子终于侧过脸,看向了韩魏,平和的目光,让韩魏不敢直视,僵持了片刻,肥子第四次叹息:“该放手的是你!”

    这一次的叹息,带着浓浓的悲愤,一股煞气从肥子身体中升起,在周身凝聚出了实质,黑色的雾气飞绕,迅速融入了白银条带上,只见白银条带逐渐变黑,最多四五秒钟,就彻底成为了黑色,下一刻被蒸发,成为了黑色雾气,紧接着,所有的黑色雾气凝聚一团,一柄长剑的模样,和金人的长剑有几分相似,长剑袭向了宝座,袭向了空无一物的宝座。

    韩魏在银白色条带变成黑雾之时,身体摇晃着都无法站立,跪倒在地用双手支撑着地面,韩魏的神色有了变化,不仅仅只是受伤后的苍白,脸上的柔媚之气少了几分,一种本身的神态出现,不过只是维持了片刻时间,就再次隐去,韩魏强忍着伤痛爬了起來,还想去阻止肥子,只是意识被一股精神力袭击,顿时头要炸开,又一次跌倒在地,意识被侵袭,出现了动乱,一些被压制的记忆出现,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记忆出现,当第一次同时出现时,是两条平行线,永远沒有交集,这一次却碰撞了,强大的一方想要吞噬另一方,只有这样才能活着,完全是本能的反应。

    肥子根本沒有在意韩魏的情况,此刻心神都放在宝座上,黑色雾气凝聚的长剑,几次攻击宝座,都不见宝座有任何变化,长剑根本沒有真正触碰到宝座,一而再的无功而返,肥子的愤怒强烈了许多,精神力奔袭而出,裹挟着长剑,再一次发动攻击,一声尖锐的声音划破长空,连续数声音爆,长剑消失不见,黑雾也消失不见,肥子身上断裂了数十根骨头,整个人都矮了几分,而宝座还是看不出有任何变化。

    真的沒有任何变化吗,肥子脸上第一次出现笑,绝不会是平白无故的出现,只见他迫不及待的转身,然后坐在了宝座上,沒有遇到任何无形的阻碍,另一边,韩魏在肥子坐上宝座的那一刻,像是发了疯一般,原本体内纷乱不断的两股意识,其中一股意识力量顿时增强了数倍,将另一股压制住,随即韩魏便醒來,脸上的娇媚神情,比起之前要弱了几分。

    “求你……”韩魏直接向肥子请求,只是话沒说完,就被打断。

    “我不想伤害你,有些事,需要一个交代,是他负了我。”肥子态度坚决,不容任何拒绝,又是一股精神力袭出,顿时韩魏脑海中又是两股意识纠缠不清的情况。

    肥子就坐在宝座上,就那样静静的坐着,过了好一会儿,沒有其它任何行动,难道做的一切就只是坐在宝座上,是想体验一下,君临天下的气势吗。

    韩魏脑海两股意识不断纠缠,神智变得混乱,一时间记忆是來回穿梭古墓中,一次次惊险的探险,一次次生死边缘的徘徊,可还沒來得及将记忆回忆清楚,记忆瞬间转换,一座宫殿中,那一再出现的中年男人再度出现,在那高高的宫殿上,目光还是那般深邃,可是带着一份决然和无情,下方跪倒了许多人,有大人,也有才几岁的小孩,全都恐惧的匍匐在地,小孩忍不住哭了,其中几个已经昏死过去,却沒有人去理会,在最前方跪倒着几个女人,每一个都是惊艳之人,本该让人怜爱,却跪倒在冰冷的大殿上,如同草芥一样,根本无法让那高高在上的男人多看一眼。

    那国师就站在中年男人身边,如同影子一样,直到现在才发现,国师神情平静,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沒有任何言语,仿佛空气一样,可是在那刹那,还是捕捉到了他的一丝异样,很复杂的神情,说不出地感觉,比起那冷漠无情的男人來说,至少还带有感情。

    “大王,求求你……”

    “大王,他们都是你的骨肉啊……”

    “大王……”

    乞求声、哭泣声交织,可谓闻者落泪,可是高高在上的中年男人,却沒有任何情绪上的波动,只是静静的看着下方的人,等了许久,终于开口:“正因为你们是寡人的血脉,所以是你们报答的时候了,难道你们不愿意为寡人献身,既然如此,留你们有何用!”

    “大王,长生不老不过是虚无缥缈之说,怎能……”一个美艳的女人,话沒有说完,口中便连吐鲜血,片刻后倒地,眼睛久久沒有闭上,也许只为贯穿胸口的那支长箭,來自于那个高高在上,为了他奉献了一切的中年男人。

    女人一死,下发跪倒的许多人,一声惨叫昏死过去,是被活活吓昏的,宫殿中顿时乱成一片,中年男人一声冷哼,道:“一群沒用的东西,怎么配做寡人的血脉!”

    说完,中年男人手一挥,宫殿两侧的黑暗处,出來许多人,全部穿着和国师类似的衣服,看的和道服有几分相似,殿下跪着的人一个接一个被带走,宫殿的右侧有一条小道,那个尽头可以看到一座巨大的青铜鼎,被带走的人不断呼喊着“不要”,只是眼泪和乞求,并沒有换來任何怜悯,中年男人的冷漠和决然依旧,他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容不得任何人违抗他的旨意。

    突然,又一个女人站出來,韩魏有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分不清是不是自己,哭泣着乞求着:“大王,求你放过孩子们,求你……”

    一直沒有任何表情的中年男人愤怒起身,可以感到到能燃烧一切的怒火,约莫等了片刻,冷冷道:“你是寡人最爱的女人,连你也要背叛寡人。”不等女人有任何回答,中年男人又道:“既然如此,赐你去地宫,承受噬心之苦,沒有寡人的命令,永世不得离开!”

    “大王……”凄厉的呼喊,再也得不到任何回应,好一句最爱的女人,却是如此脆弱不堪。

    国师至始至终都沒有开口,一直冷眼旁观,当中年男人的目光扫过他时,他沒有任何波动,目光早已移到了宫殿右侧,目光中带着几分炙热,以他的角度,根本看不到那条通道,看不到那座青铜鼎,不过中年男人不在乎,很快移开了视线,随即离开了宫殿,再沒有多看一眼,即使说最爱的女人,也沒有让他留恋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