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这一次的会议凶多吉少“

    “我知道,不过文叔还是没有联系到那个人吗”

    “那个人很是神秘,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无论是怎么想的,只要能见到他,然后把他手里的股分给买过来就行了,不过现在似乎也是来不及了,不知道林浩他们有没有找到这个人”

    “这个绝对没有。不过也没有可能的”

    “没有事得,文叔不用担心”甄天真握住文叔的手,给他信心

    “走吧,早晚都要去做的”甄天真推开了车门,走进了甄氏的大楼,避过记者,甄天真走进去,现在的自己在没有做好一切准备的时候,还是由文叔出面的好,甄天真压了一下自己的帽檐

    会议室内

    “现在,人都到齐了,可以开始了”甄天真看着主持者会议的林浩,有些淡然,对于这个人,甄天真也许恨过,也许倾慕过,可是时间是最好的小磨器,甄天真只是想把林浩从甄氏里拿的东西全部吐出来,不让他从甄家获得任何东西

    “现在开始投票”

    “慢着,不是有一个股东没有来吗”甄天真指着空着的位置

    “这个股东说了今天不会来了,所以会议继续”

    “仅仅凭你一人之言怎么可信,甄氏有甄氏的规矩,既然这人没有来,而你有没有证据证明你的话,那么就按照甄家的规矩,现在离会议结束还有半个小时,我们就等吧”

    “你……”林浩被甄正制止了,看着甄正看着自己的眼神,其实甄天真何尝不明白甄正的眼神,自己现在就是在做困兽之斗,可是就是这一点渺茫的希望,甄天真都不想放弃,因为甄氏是爷爷的,是爷爷留给自己的,所以即使到最后一秒自己都不能放弃

    而且,眼前的场景

    一看就是这些人都被甄正给收买了,自己真的必死无疑了吗,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5年的努力不是白费了吗

    “查……”陆老大指着报道这甄氏会议的画面,那个小小的饶过记者的人,即使只是一眼,陆老大就知道那是自己的媳妇,可是自己的媳妇去甄氏干嘛,在哪里工作,还是其他

    “去甄氏”陆老大看着窗外,媳妇这一次看你怎么逃走

    安静的会议室里,只有甄正和其他董事会成员的交谈,看着以前对自己和蔼的叔叔伯伯,甄天真嘴角一勾,自嘲一笑,不是找就知道了吗,人就是这样,谁不先想着自己的利益,可笑的是自己而已

    “现在时间到了,请董事会决议”林浩的话,像判了甄天真死刑一样,甄天真的心紧紧的抽动着,爷爷对不起,天真还是没有保住您的心血,对不起对不起

    “老板”秘书也有些惊讶,把资料送到了自己的老板手里,果然陆老大也是有些惊讶,自己的媳妇竟然是甄氏的继承人,快速的翻阅,陆老大的眉头紧皱,心里有些疼痛,自己宠着的媳妇这样的被人欺负

    快速的走在甄氏的大楼里,今天是董事会,自己的媳妇在里面,她这样的小,这样的单纯,怎么可能会斗过这帮老狐狸,可是自己到现在才知道媳妇的身世,怪不得媳妇说让自己别找她,原先不懂现在倒是有些了解了,这样的家世,凭着当时的他们只怕是没有要回媳妇就被他人给阻止了

    “本次的会议就………………”

    “我不知道甄氏还有开董事会不告知持股人的习惯”陆老大扫了会议室一眼,就看见那个满脸惊讶的女人,心突然放了下来

    “你是……”

    “甄氏百分之十五的持股人”秘书把股份持有书递给了林浩,林浩看着出现的人,总觉得有些熟悉,可是又没有想起来

    “可以让一下吗”陆老大温和的对着文叔说,文叔有些正然,这个就是自己找了好久都找不到的人,竟然是天涯的总裁,文叔看着在、眼前和自己看过的资料,自己明明没有来的及把资料给天真啊,天真怎么会认识这个人啊

    甄天真也是一脸的惊讶,大哥怎么成了甄氏的董事会成员了

    “可以开始了”像统治者一般的发话,甄正脸色有些不好,这样的人又不是甄氏的总裁,凭什么发话,不过看着林浩照做了,脸色更差,于是董事会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票选

    “我什么都没有听,重新开始吧”甄天真的脸有些红,和陆老大坐在了最拐角的地方,文叔有离开了。可是最让甄天真气的是,这人为什么可以正正经经的对着别人说着开会的话,还边坐着这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