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叔,股东联系的怎么样了”

    “都联系好了,不过来不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文叔看着甄天真,这孩子长大了,可是她这一招就像七伤拳一般,伤人伤己,现在大多的人都知道甄天真疯了,外面的市民好糊能,到时候一个报纸,一个杂志的报道就可以解决,可是甄氏集团的老狐狸可是不好糊能的

    “没有事,我等的起”甄天真何尝不知道这个事情的严重性,可是现在的她,不想像过去那5年一般,天天的算计,自己为了那百分之五的股份可是用了5年啊,在精神病院呆着,天天的风言风语,可是如果不这样,叔叔怎么可能被自己蒙蔽,自己怎么还有翻盘的机会啊

    “小姐上菜吗”侍者看着偌大的包厢端坐的客人

    “不用”甄天真笑着,果然好样的,一个不来,甄天真眯着眼睛,现在让她想想这些人在哪里,应该在甄正那儿吧

    豪华的包厢里,迷乱的酒色间

    “甄总啊,您那侄女可是了不得啊,竟然请我们几个一块吃饭啊”一个油头大耳的人,怀里抱着j□j的女人,只见那女人双眼带着勾人的魅惑,缓缓的把手探在男人的下面,男人舒服的叫着

    “呵呵呵,我哪侄女是不懂事的,不过答应大家的我不会失言的”甄正笑笑看着角落里一张长桌上,几具**相互纠缠在一起,男人巨大物在一个女孩的嘴里一阵乱搅,女孩闭着眼睛,仿佛觉得很享受,白色如奶般的液体在顺着女子的嘴角流下

    甄正有些恶心,这些老色狼,要不是自己有困难,怎么会,怎么会和这些的老色鬼在一起

    甄天真回到家,瘫倒在沙发上

    “怎么样”文叔看着甄天真

    “果然,那些人没有一个愿意来的”甄天真自嘲的一笑,自己还是低估了自己叔叔的能力,文叔有些为难的看着甄天真

    “怎么了”

    “哎,有些事情,你还小,文叔不想让你知道,你明天在约一次吧,文叔帮你解决一下”甄天真看着文叔,没有问出来,只是点点头

    看着自己和昨天的情况一样,甄天真抱歉的对着侍女说

    “快来欢娱”看着文叔的短信,甄天真愣了一下,这就是文叔不想让自己知道的,可是现在又怎么让自己过去了

    众所周知,欢娱是本城最大的**,里面是男人的天堂,女人的地狱,当然是看是什么女人,要是那些出来卖的女人,无疑是一个黄金屋,可是对于那些良家妇女的话,就死地狱。可是即使这样,还是有许多的爱慕虚荣的人进去,可是进去容易,出来难。传闻欢娱有着黑道的势力,不过甄天真也没有在意过,毕竟和自己家的生意没有往来

    “小姐,请进”随着侍者,甄天真走到了一件包房,可是即使是做了准备,甄天真还是被眼前的情景给震撼了,

    包厢里有些女子个个一丝-不-挂,而男人怎是跪在一个一个的女人面前,看着眼前的场景,甄天真知道了,这是一场丈夫在外偷吃被妻子逮到的场景,甄天真看了一眼自己的叔叔,头也不回的跑了,甄天真知道自己是任性了,不顾文叔的计划,自己逃了,可是自己不想这样,看着那画面,甄天真突然想到若是陆家兄弟这样的话,自己会怎么样,会不会也……

    甩甩自己的头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什么时候自己也懦弱了

    突然镜子里出现了一张熟悉的脸,那是%……四哥。

    男女洗手间的对门镜子里她看到了她的四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