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物,一个人都看不了,你们还能干嘛,赶紧给我去找“陆老大看着空荡荡的房间,眼睛里是藏不住的害怕,没有错,他在害怕

    拿起手机的手,又放了下去,自己不敢,不敢告诉几个弟弟,媳妇就这样在自己的怀里又一次不见了,自己怎么敢告诉自己的弟弟

    “总裁,您看一下这个“秘书拿着一卷录像带出来,陆老大紧紧的盯着屏幕,眼底由一开始的伤痛到不可置信,再到愤怒

    “黄如玉“陆老大低声的叫着,语气里是毁灭的残忍

    “告诉黄老爷子,他说的事情,玩完了”秘书听了一顿,随即反应过来了,不过却没有走

    “还有事”秘书被陆老大的话一震

    “是,甄家的继承人疯了,这是刚刚的报道”陆老大接过来,洋洋洒洒的文章,想起接自己的甄家现任总裁

    “收购甄家的股票,记住,不惜任何的代价”

    “是”没有任何疑问的,完全的服从,是陆老大身边的人最应该做的

    “媳妇,你又跑到哪去了,快点回来好不好”陆老大双手掩盖着自己的脸,晶莹从手缝里流落

    “天真,你看”文叔拿着报纸,甄天真看了一眼

    “文叔,我门现在做的就是等,再讲有人比我I门还要着急吧”

    果然

    甄家大宅

    “混账,让你看着一个疯子,你都看不到,你是干嘛用的,我看你就是一个付不起的阿斗”甄天真的叔叔甄正把报纸打在林浩的脸上,林浩眼底一闪而过的狠利,随即消失不见

    “叔叔,我现在就去查,一定能查到的”

    “回来”甄正叫住林浩,

    “现在不是说那丫头的股份抛了吗,那么我们也抛了”

    “为什么”林浩不可置信的看着甄正

    “引蛇出洞,正好此时收购那丫头的股份”甄正笑了,yīn险而狡诈,片刻,林浩也明白了

    暗夜里

    “还没有消息吗”

    “属下无能”

    “找一个人竟然连着5年都找不到,是你们无能还是我与她无缘”男子看着窗外,今夜里注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可是媳妇,你在哪里

    “天真,甄正也开始抛股票了”甄天真一看,果然,呵呵呵,她的好叔叔真是要把她置于死地啊。可是她会让他后悔的,甄天真把手中的报纸狠狠的攥在手里

    三天后

    “天真你看”甄天真接过报纸,大惊

    “文叔,赶紧的收购”

    “已经收购了,不过还是没有收购了多少,不过你的那份已经收购过来了,不过你说这人是谁啊,干嘛这样的收购者甄家的股份,是不是和甄家有仇”

    “和甄家有没有仇我不知道,只是我知道,现在我的叔叔应该比我还要着急吧”甄正你所在意的我都会破坏,林浩我也要把你打回原形

    “总裁,您没有必要这样的高价的收着甄家的股份啊”秘书看着一直在工作的人,这样的收购甄家的股票,一点也不值得

    “没有事就是没有事做,在讲要这么多的钱干嘛啊,没有她什么都不是啊”陆老大向后一靠,按着自己的鼻梁骨

    “找到了吗,人”

    “还没有”秘书不知道自己的老板为什么这么的执着与一个人,可是有了相片比以前练什么都没有要好找多了,不过,既然已经和老板见了面又走了,是不是故意的躲着老板,如果是这样的话,就麻烦了

    陆老大也想到了,只是那精神病的字样让陆老大难以忘记

    “去精神病院找”像是想到了什么,陆老大的眼里充满了希望,自己怎么忘了这个了

    “混蛋,是谁,是谁收购了股票,收购了我的股票”甄正不断的摔着屋里的东西

    “叔叔,手下留情啊,那个你可赔不起”甄天真走进去,甄正看着走进来的甄天真,一愣的呆着

    “你,你。你没有疯,你”

    “难道叔叔很希望侄女疯了吗”

    “没有,没有,天真你好了是吗”甄正颤颤的看着甄天真,走到了甄天真的面前,想要拥抱一下甄天真,却被巧妙的避开

    “叔叔现在的脾气见长啊,不过这些东西好像都是天真的,叔叔怎么能摔着天真的东西啊,文叔,算算账,看看多少钱,让叔叔拿些钱来”甄正不可置疑的看着自己的侄女,可是任凭他怎么看,甄天真还是一脸笑意的看着他,让他以为眼前的人还是那个不懂世事的女孩

    “放下心,叔叔的钱我是不会要的,不过叔叔想做善事罢了,文叔,记得捐给希望中心,聊表一下叔叔的心意啊”甄天真看着脸色铁青的甄正,现在就受不了,那么以后一无所有了,甄正,你又该怎么办

    不理会甄正,甄天真上楼,打开自己的房间,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了,那些与爷爷的回忆也好像没有了,甄天真失望的看着一切,即使是甄家覆灭,甄正我也不会把甄家留给你和你的走狗林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