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天真看着眼前的人,熟悉的体香,熟悉的面庞,这一切告诉甄天真自己不是在做梦,什么时候他已经成为潇洒有魅力的男人了。什么时候他们也变了,变得自己有些不认识了。是不是,二哥,三哥,四哥也变了

    刚毅的下巴有些胡渣,刺刺的,却很舒服

    “过得好吗”想再说,眼泪却流了下来。

    “媳妇,别哭,别哭”看着甄天真流泪,陆老大再也装不下去了,

    “怎么这么爱哭啊”

    “就哭就哭,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好好,想哭就哭,不过我会心疼的”说着,低头一一允掉

    “会心疼的”陆老大的话让甄天真的眼泪流的更凶,一口咬住陆老大的肩膀,,直到尝到了血腥的味道

    “为什么不躲,为什么”甄天真心疼了

    “媳妇,到底我做错了什么”陆老大怎么会不知道甄天真这样的举动明明是心里有气,而且与他有关,自己这些年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不知道有多少的虚假报道,陆老大不在乎别人的感受,可唯独怀中的人不可以,不可以不在乎她的感受,不可以不在乎她的想法

    “我……”

    “滴啦啦啦啦啦啦”甄天真看向玲响的地方

    “快去开门”甄天真推着陆老大

    甄天真听到了女人的声音,准确的说是个熟悉的女人声音,甄天真找了一件陆老大的衬衫套上走了出去

    咔嚓,门响声让站在门边的人回了头,甄天真一眼就看见了昨晚的女人

    “她怎么会在你的房间”女人尖锐的指着甄天真,甄天真想起昨晚看到这个女人和陆老大一同进屋场景,突然觉得自己像被正妻捉奸一般的感觉耻辱

    “怎么出来了,也不穿鞋,地上虽有地毯,但还是冷,别着凉了”说着陆老大抱起甄天真,走到了沙发,把甄天真放到自己的腿上,顺手拿着一个毯子,裹着甄天真

    “我不冷”

    “披着,不然我会心疼的”陆老大的关心让甄天真的心里一暖,可是黄如玉却是紧紧的攥住手

    “陆老大,她是谁,你别忘了我给你的恩惠”

    “我看你好像还没有清醒,欠你的我早就还了,如果你接着闹下去的话,我估计我们之间就没有什么好讲的”陆老大温柔的把甄天真的一撮头发挽到耳边,可是说出的话,却是无比的残酷

    甄天真有些不解的看着二人,即使有着疑问,但是还是没有问

    “都是你,都是你这个狐狸精,是你对不对,不让念不会这么对我的,不会的……”

    “黄如玉,你够了,来人,把她给我请出去,让黄老爷子来管教一下”甄天真看着谩骂自己的女人被带了出去,看着陆老大,没有说话

    “媳妇,别怕啊,别怕”陆老大拍着甄天真的后背,甄天真觉得陆老大太杞人忧天了,自己又不是孩子。可是甄天真忘了自己现在是一个精神病患,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呆着

    “媳妇,我出去一下,你好好的呆着别乱跑I,听到没有”

    “嗯……”甄天真点头,当听到门的相声,甄天真抓住电话,给文叔打了一个电话

    “喂,文叔吗,是我”

    “天真,是你吗,你跑哪去了”

    “文叔,见面说吧”甄天真不理会文叔的激动,换了件衣服,去了和文叔相见的老地方

    “天真,你逃走了,怎么也没有给我联系,我担心死了”

    “对不起文叔”天真有些愧疚啊看着这个除了爷爷对自己最好的人

    “甄家怎么了”

    “你走后甄家乱作一团,你的小叔现在着急了,林浩那小子也是不好过”甄天真听了手里的茶杯水一颤

    “那么现在我门能做什么”潜伏了这么多年,终于看可以反击了吗

    “天真,我觉得现在我们是时候反击了,这可是个好时候啊”文叔说着有些激动,只要把这些吃里扒外的家伙赶出公司,想想,文叔都觉得大快人心

    “那么,现在我们有多股份”

    “天真你有百分之二十,你的叔叔有百分之十五,不过你的叔叔在公司有很多的人支持,你的加上我的也只有百分之二十五,再加上其他支持你的,只有百分之三十,天真,公司的大多人都知道你是神经病,这条路不怎么好走,天真你想好了吗”甄天真知道文叔的顾及,他是怕自己对着叔叔和林浩下不了心吧

    “我会的,不过,文叔帮我查一个人”

    “谁”

    “天涯的总裁”

    “他……”

    “怎么了”

    “没有,的确,天真该了解一下,这样以后再商场也好”天真看了一眼文叔,没有说话

    “这位小姐,我们谈谈”甄天真看着在陆老大房门外的人,黄如玉

    “好”几年不见,甄天真也想知道陆老大的事情,即使是通过别人的口中说出,即使这个人甄天真不怎么信任

    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折射到甄天真眼前的咖啡里,波光粼粼

    “所以你以什么声、份呆在他的身边”女子的咄咄逼人甄天真并没有在意,只是自己的眼睛却是红了

    他们怎么这么的傻,怎么可以

    不理会黄如玉的叫嚣,甄天真推开板凳走了出去

    “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我家的工厂上班,应为一批货出了问题,我亲自去的,可是没有想到却是问题被解决了,于是我第一次见到他,洗的发白的衣服,凌乱的头发,可是因为那双眼睛,我的心一动,那是不服气,那是对未来的向往,于是我给了他机会,让他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现在的位置,你认为如果我现在不支持他了,他会不会就回去了,而且,他爱的不是你,是另一个人,你知不知道,你是一个替代品,在他的心里,只有那个他老家的女人,如果不是他喝醉,我可能永远不会知道,可是现在既然,那人不在,我就不会放弃…………”黄如玉的话,不断的在耳边回荡

    不是告诉过他们不要找自己吗,为什么,为什么,想起黄如玉话的内容,甄天真的心就忍不住抽痛

    不能不能

    “文叔,我们要快,现在传出去,甄家的继承人是疯子,然后抛出我的一部分股份,在股票不稳时,大量的收购小市民的股份”

    “天真现在这样太危险了”

    “:文叔,我等不急了,等不及了”现在自己只想好好的呆在那些人的身边,可是不处理好甄家的事情,自己永远不会安心的,可是自己的事情,自己不想再麻烦陆老大,反而希望自己可以帮助他。林浩,叔叔你们等着,这5年与他们的分离,我会让你们付出应有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