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瑟瑟的抱着双膝在墙角哭泣的人儿,陆老大的心紧紧的攥着,一步一步的走进

    “别过来“听到陆老大的脚步声,甄天真知道自己眼前的人就是陆老大,可是自己不能,刚刚的那一幕自己无法忘记,不想让他靠近,不想自己在流连于他们温暖的怀抱,是不是不曾上瘾就不会心痛,就不会让自己的心痛

    “好,好,我不过去,不过去,媳妇,你过的怎么样,你过的怎么样”甄天真不懂明明是他的错,是他不认她了,为什么他的声音比自己还要委屈,明明错在他

    “媳妇。我们好想你。你过的好吗,你有没有想我们。有没有……”

    甄天真扑到了陆老大的怀里。就当自己是留恋这温暖吧。这一次就好。这一次就好。甄天真告诫着自己

    陆老大紧紧的环住怀中的人儿,自己找了5年的人,现在就在自己的怀里。就在自己的怀里,心里无法演绎的欢喜淹没着陆老大的心

    “呜呜呜……”明明不想哭的甄天真在陆老大的怀里哭了起来,仿佛把自己这几年来所受的委屈一并的发泄出来一般

    “乖、乖媳妇不哭,谁欺负你了,告诉大哥,大哥帮你报仇”他还敢问谁欺负她了,不就是他自己吗。不就是他自己吗,甄天真拍打着陆老大的身体

    “念,这是谁”女子的尖利的声音在甄天真的耳边响起,甄天真从陆老大的怀里探出头,看见眼前的人,全身僵了一下。陆老大感受到了甄天真的变化,把甄天真横抱起来像自己的房间走去,完全不理叫嚣的女子

    “她是……”甄天真有些疑惑,看着被陆老大扔在原地的暴躁女子

    “无关紧要的人”无关紧要,前一刻还在一起的人现在就是无关紧要,那么,她那,这个与他们分开5年的人,他是不是想要告诉她,他不是以前的他,她也不是以前的她,一切都已经变了,想要挣脱下来,可是却被陆老大放了下来

    “我帮你洗,还是你自己洗”陆老大忽略这甄天真身上的衣服,那几个字却那么的刺眼,想要忽视也无法忽视,他们的媳妇到底受了什么苦。想到这陆老大的眼里一暗

    “我自己洗”推走陆老大,甄天真看着浴室的自己。这样的自己

    苍白的脸。消瘦没有了往日的圆润,双眼也没有了往日的神采,自己的身材瘦的可以说是可怜,这样的自己又有什么可以和刚刚的女人相比,可是刚刚那个女人都不屑的他,又怎么会……

    是怜惜吗,可是她甄天真不要,不要这样的怜惜

    “媳妇,衣服放在了外面,媳妇你自己”

    “啊&……”

    “怎么了”陆老大破门而入。

    “出去,你出去“甄天真泼着水赶着陆老大,温热的谁迎面而来,可是陆老大却不躲,看着自己思念了5年的酮体,这个自己在午夜梦回时思念的人儿

    “我来帮你“陆老大蹲在了滑到的甄天真面前

    媳妇怎么变得这么的瘦,谁欺负她了吗,这是

    一个一个青紫色的针孔,不敢问,看着眼前苍白的人,不敢问

    快速的结束这甜蜜的折磨,陆老大把甄天真放在床上

    “媳妇,乖,我去洗一洗,你好好的呆着,别乱跑“陆老大在甄天真的额头落下一吻,自己走到了于是,冰凉的水漫过陆老大的眼睛,掩藏了他的泪

    甄天真看着屋子里的摆设

    总统套房,那个女人,陆老大扔在床上的衣服,甄天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可是,甄天真想要逃跑,她的大哥,似乎已经不是她原来的大哥了。

    找了件衣服,甄天真准备逃走

    “媳妇,你怎么了”陆老大看着站在们旁边的甄天真,放佛听不到陆老大的话一般,甄天真决绝的打开房门,不是不爱,只是现在的自己与他们的差距太大,大的让甄天真没有一点的信心

    “媳妇,你又不要我们了吗?”陆老大的声音有些悲凉,明明,明明不是,甄天真摇着头

    “媳妇,既然不是不要我们,可不可以回头看看我,你不知道这五年我们是怎么过的,你走了,什么也没有留下,我们发现连你的名字我们都不知道,媳妇,你好狠的心啊,都不跟我们联系,你不知道我们找的有多苦,现在终于找到了,你还要离我而去吗”陆老大的语气让甄天真说不出一句话来,只能站在原地不动

    “媳妇,你有没有想过我们”陆老大一点一点的靠近。他不知道媳妇发生了什么,可是那身衣服却是陆老大心中的刺,陆老大不管轻举妄动怕刺激了甄天真,他好不容易找到的人

    “媳妇~”陆老大抱着甄天真,嘴唇轻轻的佛过甄天真的耳垂,甄天真的身体一颤全身放佛有一股电流一般

    “呵呵呵”这个坏人还在笑甄天真回头登了陆老大一眼

    “媳妇还是那么的敏感”陆老大低淳的声音在甄天真的耳边想起

    转过甄天真,准确的贴在甄天真的唇上,辗转反侧,舌头打开甄天真的牙关,伸出舌头邀着甄天真与他共舞,顿时豪华的套房里传来了啧啧的声音,陆老大的手也没有闲着。大手从甄天真白皙的脖胫向下,再向下。略过那柔软的白雪到了自己想要探索的神秘

    “啊”突然的刺激让甄天真j□j出来,意识到后甄天真立马捂住自己的嘴

    “媳妇,别忍者,我喜欢听”说完陆老大坏笑的在甄天真的身体里塞进

    “不要~”

    ~“媳妇,你要的,你看”甄天真看着陆老大湿漉漉的手指,把头埋在陆老大的肩头

    “这就不好意思了,媳妇一会儿怎么办”

    “坏蛋~”甄天真拍打这陆老大的xiōng

    “啊~”陆老大在甄天真的身体里又加了一根

    “这里也不能冷落”陆老大的话音一落,甄天真的一边雪白变被温热给照主

    “哦,不要”j□j的蠕动,xiōng前舌头的作怪,甄天真感受到了刺激,只有紧紧的抓住眼前的人手指没入发中。陆老大把甄天真压在们后

    “媳妇,夹住我的腿”甄天真下意识的按照陆老大的话去做。空出来的手让陆老大可以招呼一直冷落的另一边白雪。柔软香甜的白雪不断散发着迷人的芳香,陆老大不经着迷。不停的埋头苦干

    “啊”敏感的三点被不断的刺激,甄天真的体内不断的翻涌,快感一波一波的来袭,很快甄天真在陆老大的手指中爆发

    甄天真柔弱无骨的被陆老大抱着。仿佛攀覆于陆老大才能过活

    “乖,我们到床上去”陆老大抱起甄天真,快步的走的大床上。陆老大把甄天真的衣服剥光扯下自己的浴巾。看着陆老大那里,甄天真的脸一下子红了。

    “呵呵呵~”陆老大从甄天真的后面抱着甄天真,分开甄天真的双腿,让那神秘暴露在空气中。一手抓住甄天真的白软,一手探到神秘之处,来回的反转玩弄。甄天真被快感和不自在给折磨着,嘴里的j□j也在不断的放大了,陆老大也被磨的难忍,不过想让媳妇好受些,陆老大一直再忍

    ~“唔~好难受”

    “乖,忍一下”

    “不要了”女人的娇吟让陆老大有些忍不住了

    “乖,想要就说出来”陆老大诱惑着

    “不~”甄天真感觉到了陆老大蓬勃的**,可是这个坏蛋竟然还在折磨她

    ~“啊”甄天真不想要这种虚无的快感,四肢百骸都想要他

    “想要,想要你”甄天真的话一落,真实的进入让甄天真舒服的尖叫

    “媳妇,媳妇终于又回到了我的怀里”陆老大感慨着

    米黄色的灯光下。相爱的人抵死缠绵,夜似乎不在漫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