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被流氓睡过,还让陆家兄弟陷害李家姑娘,现在李家姑娘不得不嫁给那混混,你这女人心真狠啊”

    “你说什么”甄天真走进李婶

    “李婶,我们家不欢迎你,你自己做了什么孩子为什么不跟你走,你自己心里明白。我们陆家只不过是小户小院,没有什么大的本事,李婶还是想想其他的办法”陆老三下了逐客令,甄天真看着陆老三,陆老三知道自己又要解释了

    甄天真听着陆老三的解释,一些谜团解开了,可是解开后,甄天真不由的觉得真的很可悲,李婶竟是这样的人,还有李家那姑娘,心也真够恨得,不过最恨的是陆老大,对于陆家兄弟做的事甄天真没有意义,坏蛋和坏蛋在一起,省的祸害他人,其实事情是这样的,这件事得追溯到自己那天被流氓调戏,回到家,陆老四讲过经过后,一查知道李家姑娘指示的那流氓,于是就报复了那两个人,于是在两个人偷&&&情的时候找了一大帮人,于是二人声名落地,只得谈论论嫁了,于是甄天真不得不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不过,甄天真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就是不愿意告诉自己他们要做什么,总是不合自己讲,甄天真平淡的听着陆老三讲完,,陆老三见媳妇的反应有些不正常,不禁有些担心

    “媳妇???”

    “我没事”说没事是假的,甄天真还是很介意陆家兄弟办事不跟自己说。

    李婶的事就这么的解决了,没有得到甄天真的支持,那些混混又不敢动手,事情一直僵持,李婶新嫁的人让李婶别要了,甄天真至今都记得李婶离去的那个眼神,还有就是李家姑娘嫁人了,不过甄天真没有去看,因为自己还是对那个流氓有yīn影,村子里的传言来的快去的也快,在讲甄天真也,没有在乎过,毕竟自己不是住在村子,就是住在了村子,流言蜚语又有什么好在乎的,另外听说另外的二个流氓,就是欺负甄天真的流氓,被陆老四打到了别的村子,当一切落下帷幕时,冬天来了,陆家要到镇子里去采购一些冬天用的东西,因为一到冬天,出山的次数会减少,有可能就不出来了,于是甄天真被陆家兄弟带到了镇上,因为今年的好收入,甄天真可以买一些自己很想买的东西,一进镇里,甄天真的心情好的连陆家兄弟都看的出来,虽然媳妇不说,但是他们知道,媳妇还是在怪他们没有把那事给她讲,可是他们只希望媳妇是开心和快乐的,不希望她沾染了太多的不好,媳妇只要在他们的羽翼下好好的,快快乐乐的活着就好,看着买东西买的不亦乐乎的小媳妇,几个人逗笑了,不过看着男人都望着自己的媳妇,几个男的吃醋了,媳妇现在越来越漂亮了,大大的眼睛似乎会说话般,滑嫩的皮肤,小巧的鼻子,怎么看都是一个美人,于是陆家兄弟立马行动,把甄天真护在自己的身边

    “这个好好玩”

    “好玩就买”四个男人一起讲,甄天真知道他们宠自己,可是也不能这样啊,甄天真自己走在,看见一个书店,就迫不及待的走了进去,看着满屋子的书,甄天真笑开了脸,自己以前最喜欢的就是看书了,这个书店应该是这个镇上最大的书店了吧,甄天真走着看着,不错,书挺全的,不过就是不能都买回去,不过,甄天真拿起一本书,坐在地上和其他人一样看着书,不过她不知道外面找她的陆家兄弟已经焦头烂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