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一妻四夫的甜蜜生活 > 李婶来访暗恨生
    “陆家老三在啊”陆老三一听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就会头,一看,是李婶,陆老三皱了一下眉,不过还是放下手里的活,来招呼李婶

    “李婶来了做,我去给你端茶”

    “不用忙活了,我来找你媳妇,她在吗”陆老三一听是找自己媳妇的,心里有不好的感觉

    “媳妇还在睡觉那,要不我去叫她醒来”陆老三只是客气的话,李婶能听得出来,可是对于有急事的李婶,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那麻烦了”陆老三一听这话,就更觉得不好,自己家的老二和老四正在李叔家,可是李婶却来找媳妇,这是没有那么简单,不过陆老三还是去叫甄天真,打开门,屋里满是昨晚还爱的痕迹,看着躺在床上的人儿,陆老三的表情不由的柔了,昨天自己和大哥的索取无度,也把媳妇累坏了,自己多么不想叫醒媳妇,可是,李婶在外面,自己有琢磨不透媳妇对于李婶的态度,万一李婶来的事自己没有告诉媳妇,媳妇生气怎么办

    “媳妇,媳妇”陆老三的语气柔的都能滴出水来,可是床上的人毫无知觉

    “哎……”叹了一口气,陆老三吻上那有些红肿的唇

    “呜呜……不要了,好累,哥哥”甄天真的话语让陆老三下腹不由的一紧,呼了一口气,接着完成叫&&&床任务

    “三哥哥”甄天真睁开眼

    “乖,醒醒,李婶来了”

    “谁来也不……你说什么,李婶??”甄天真有些清醒,看着陆老三求证道

    “就在外面,媳妇要不要见”

    “要要,你先出去,我穿衣服”甄天真推着陆老三,陆老三不由的笑着打趣道

    “你的那个地方我没见过,再讲,你有力气穿衣服吗”陆老三看着浑身青青紫紫的甄天真说,甄天真一下子想到昨晚的疯狂,瞪着陆老三,抬手让陆老三跟自己穿衣服,帮甄天真穿衣服就是一个甜蜜的折磨,不过陆老三甘之若贻。当陆老三把甄天真浅出屋时。李婶看着甄天真有些嫉妒,是的就是嫉妒,一开始听说陆家兄弟买来了一个姑娘,曾经自己也是买来的李婶就特意的去看看,可是没有想到陆家兄弟立马把家安在了山里,李婶有些不可思议,又有些嫉妒,因为自己是和自己的丈夫那人抹了好久,讲了好多住在山里的好处,那人才同意搬家,可是在村子里有许多东西的陆家兄弟却立马的搬到山里,因为离得进,自己有时同样被买来的,所以当陆家兄弟拿着东西让自己去开导这个新媳妇是,自己就赶快的答应了,不是给陆家兄弟面子,而是自己也要看看这个买来的女人,可是见到了,李婶没有看到这个新媳妇哭闹,而陆家兄弟更是连她的一根头发丝都没有碰,可是当时的自己那,被李家那男的打的死去活来的,晚上还得陪李家的那人睡觉,那更是一种折磨,可是眼前的丫头,为什么可以这么的快活,于是临走时,给她讲了一些逃跑的话,应为只有逃跑才会激怒陆家兄弟,于是自己又在陆家兄弟面前讲,要用强的,可是陆家兄弟却说媳妇是用来疼的,李婶想笑,可是笑不出来,自己家的那位到现在自己已经生了孩子对自己还是严防谨守是,可是,那丫头却是只关了几天,就被放了出来,更是因为她陆家兄弟杀了猪,自己的不平,让自己更加的向那丫头讲一些如何逃跑的方法,可是那丫头进了一次村就在没有提过逃跑的事了,相反自己上街时遇到了自己的大哥,大哥将带自己走,自己犹豫过,可是一想自己回家可能好过点,于是不顾孩子,自己跑了,可是回到家才知道自己被大哥骗了,有卖给一个老头,李婶不满,可是耐不住那老头有钱,于是李婶在哪里住了下来,那老头有个孩子,不过是傻子,什么都不懂,于是李婶设计和那傻子在一起,这样既有了钱又不会寂寞,可是李婶越来越想自己的孩子了,可是一回来,李家那人竟然娶了寡妇,自己离开的几个月,自己的孩子就不认识自己,可是自己势单力薄的,没有办法只有回去了,带着娘家人来,可是没有想到陆家兄弟插了一脚,在一打听,原来是陆家兄弟张罗着李家那人娶妻的,李婶更恨,于是现在见着甄天真就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尤其看到她身上的青青紫紫,和陆老三眼里的东西,不过李婶还是没有表现的出来自己的愤恨

    “丫头,你来了,不好意思,这么早来打扰你了”早,甄天真看着这太阳,怎么说都是下午了,李婶说早,这是什么意思

    “没关系,李婶您来干嘛”对于这个抛家弃子的人,甄天真也没有多少话可以说,俗话说话不投机半句多

    “丫头,你看,你也是以后要做母亲的人,这孩子就是娘的命啊,你看我家那小子,我这几天没有见都想的,哎……”李婶抹抹眼角,甄天真不去看她,李婶看着甄天真不理自己,有自顾自的说着

    “这次回来,我想把我家那小子接走去住几天,丫头你看……”

    “这个不是我的事吧,您的去问李叔,李叔才是孩子的爸不是吗”接孩子住几天,傻子才信,这是在自己的村子,李叔才能保住孩子,你把孩子接到自己的村子,李叔想要就太难了,甄天真不会傻的这都不知道,陆老三听着甄天真的回答,稍稍的舒了一口气,媳妇真聪明,陆老三夸奖着

    “丫头不和你打马虎眼了,其实只要你叫你家的那几位别管就行了”李婶干脆说出了来意,其实李婶可以把孩子带走的,原因是李婶的哥哥花钱雇来了几个混混,可是那些混混门一见陆老四就不提了,自己着急的去问那些混混怎么办,那些混混说,只要把那陆老四搞走就行,李婶想来想去只有眼前的着丫头才能指使的了陆老四,于是就来了,听着李婶的话,甄天真不由得冷笑,这人啊,总是自以为是

    “四哥做什么我怎么管的了”

    “丫头,你看陆老四多听你的话”

    “他们一点都不听我的话,还常常欺负我,李婶你不知道吧”甄天真说的是真的,在床上,陆家兄弟任何人都不听她的

    “:怎么会啊”李婶有些尴尬,这陆家兄弟不会不听这丫头的,这丫头摆明不想帮自己

    “丫头,这是一点小意思”甄天真看着李婶塞给她的东西

    “李婶,你绝的我却这个吗”

    “不缺不缺,只是这是你帮帮忙”李婶笑着对甄天真说,看着李婶为善的脸甄天真不想跟她耗下去

    “李婶,这事恕我无能为力的”甄天真把钱塞给李婶,转身准备进屋

    “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你还不是被那流氓混混给睡过”李婶看着甄天真的态度,不由得急了,嘴里也开始口不择言

    “你说什么”

    ‘李婶’

    前面的话是甄天真的质问,后面则是陆老三惊慌的声音,李婶一听陆老三的惊慌,和甄天真的不可置信,难道,村子里传的那丫头不知道,呵呵呵,李婶笑了笑,对着甄天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