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李家姑娘,还有个王家姑娘是怎么回事”甄天真看着陆家的几个兄弟问道,显然,陆家兄弟没有想到甄天真会问这种问题,原来准备好的话一句都用不上了

    “不说吗,嗯……”甄天真看着眼前面面相觑的人,眼里满是威胁

    “不准串供,干紧回答,不然你们就都出去睡”

    “哎……我来讲,磨磨唧唧的干嘛,那李家的姑娘是一开始跟大哥说的,但是因为李家姑娘把家(就是那东西到婆家)所以就没有娶成,那个王家的姑娘是跟三哥说的,不过还没有苗头时候,媳妇你就来了”

    “你和四哥没有绯闻”

    “没有绝对没有”

    “什么没有,二哥你偷过人家,王寡妇的内裤”

    “什么???“甄天真看着陆老二,陆老二被甄天真看的有些瘆人

    “陆老三,那是我8岁时候干的“

    “不管几岁干了就是干了,那老四哪“甄天真看着陆老四,连四哥都不叫了,陆老四被看的低下头,难不成告诉媳妇自己小时候偷看过人家洗澡,

    “老四看过人家刘家媳妇洗澡“陆老二看着甄天真说

    “今天,你。你。你睡在外面,我和二哥睡一起“甄天真讲完了,就拉着陆老二离开,留下其他的人面面相觑,这陆老二什么时候这么有心思了,就这样把他们几个人都吃的死死的,自己抱着媳妇快活去了

    第二天,甄天真没有起来,陆家兄弟一看陆老二小人得志的神情就知道陆老二干了什么好事,陆老二也不扭捏,对着人就笑,一想起昨晚和媳妇的春风一度,就笑的和不开嘴,陆家兄弟也是懒得理陆老二,各自干自己的活,甄天真起来时已经是中午了,看着自己身上的青青紫紫,想起陆老二昨晚的勇猛,俏丽的脸上不由的一红,穿着衣服出门去

    “媳妇起来了“陆老二笑嘻嘻的看着自己的媳妇,甄天真一看陆老二,昨晚的记忆涌向而来

    昨晚自己刚进门就被陆老二吻住,陆老二比任何一个人的急切让甄天真不由得打了一下陆老二,可是陆老二身强体壮的,甄天真的拍打对于陆老二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抬起手来环住甄天真

    长长的睫毛覆盖在眼睑上,微微颤动着,粉嫩的双唇散发出致命的诱惑力,月光淡淡的洒在眼前女子的侧脸上,映出一圈漂亮的光圈儿,陆老二有些晃神,衣服从嫩滑的肌肤上滑落,光滑洁白如羊脂一般的肌肤就这样暴露在陆老二的视线中,陆老二的呼吸开始变得沉重,但是陆老二不急,低下了头,吻住了她的唇,不同于以往那般霸道,强硬,这一次陆老二变的异常的温柔,他的吻细腻,耐心,带着一点点的诱惑,引导着她,让她完全打开自己。

    她迎接他的时候,觉得身体像被微火熬着的汤,汨汨地带着些迫切的温度,他引导着她,快慢之间张弛有度,直到她放肆地喊出声来。

    昨夜的感觉那么的真实,陆老二的强劲有力让甄天真的脸又一次红了,不过甄天真绕开陆老二,飞奔出去

    “啊……你走路不长眼啊,你就是那个小贱人”甄天真还没有从摔倒中清醒过来,就挨了一巴掌

    “媳妇,你怎么样”陆老二一看甄天真被打赶紧的出来,看清眼前的人,甄天真确定自己不认识她,不过陆老二似乎认识

    “你是谁”甄天真问着

    “你这贱人”那女子一骂

    “啪”陆老二就给了她一巴掌

    “陆老二你敢打我”

    “我怎么不敢打你,你这个婆娘打我媳妇,我为什么不能打你”陆老二看着眼前的女人狠狠的说,甄天真不明白陆老二拿来的那么大的恨意

    “二哥???”

    “没事”陆老二握着甄天真的手安抚着她

    “贱人”

    “你才贱,贱到没有结婚就和别人做苟且之事,还好意思说别人,我们只是帮你”

    “你……………………”

    ……………………

    看着眼前的人和陆老二的谈话,甄天真对于眼前的女人没有了好感,毕竟谁会对自己的情敌有好感,没错这就是陆老大的绯闻女友,李家姑娘,看着和陆老二对骂的李家姑娘,甄天真突然觉得电视上的泼妇根本不是什么,眼前的才是极品,以前甄天真喜欢绅士,可是看着眼前的陆老二,甄天真觉得是什么绅士,能保护自己老婆的人才是真正的绅士啊,就在甄天真言笑晏晏的看着陆老二时,陆老大他们回来了

    “你走吧”陆老大看都不看李家小姐,来了这么一句话,按照自己对陆老大的理解,陆老大不是那种无情的人,按照陆老大的性子,即使二人亲事不成,也不会这样,陆老大会这样,其中一定有甄天真不知道的原有,可是为什么陆家其他的兄弟也是这样啊

    “大郎,我……“

    “噗………………”你们继续,发现自己打扰了陆老大和李家姑娘的叙旧,甄天真不好意思的笑了,如果你说甄天真傻的话,那你就错了,如果你说甄天真不在乎陆老大的话,那你也错了,这戏明明白白的告诉我们陆老大对眼前的女人没有兴趣,甄天真不会傻到因为一个根本不必要的女人破坏自己和陆老大之间的感情

    “大郎”女子含泪的看着陆老大,不过陆老大好像没有看到般

    “在你做出那事后,你就该明白我对你的那一点情分被你自己亲手毁掉,好好的在家待嫁吧”陆老大说完牵着甄天真要走

    “就因为这个贱女人你才这样对我的是不是,是不是”李家姑娘指着甄天真,饶是再好的脾气,三番四次的被人骂是贱人,甄天真也忍不住了

    “贱人?是说我还是说你”人家的正派媳妇在这,你却堂而皇之的在人家媳妇面前跟人家的丈夫谈你所谓的旧情,你这种做发是什么,你丫的,别以为我不说话就当我是软柿子,我可不是好捏的,你那巴掌,因为我家丈夫还给你了,所以不跟你计较,你丫的要是识趣,就赶紧走,本小姐没有时间跟你聊天叙旧,在不走,我不介意把你扔在这,看着这天,马上就要黑了,到了晚上这可是有狼的“甄天真靠近李家姑娘,yīn森森的说着最后一句话,然后把李家姑娘扔在了山里,不管不问

    “把她一个人扔在这儿不会又是吧“看走远了,甄天真问着身后的人,身后的陆家兄弟一听,看着甄天真笑了,就知道自己的媳妇心软,刚刚那样还是装出来的吧

    “笑什么啊“甄天真不好意思,这还是自己第一次骂人那

    “是她太过分了,你们是我的,谁都不许觊觎“甄天真看着还在笑的人宣誓的说,陆家兄弟听到这句话,嘴角的笑意更大了,甄天真看着的有些痴了,回过神,暗骂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花痴了

    “媳妇别担心,我一会会跟着她,不会让她出事,不过今晚可能不回来了”,陆老二一讲,甄天真也有些明白,李婶家的事还是得解决

    “我也去吧,多个人多个帮手”陆老四说着保了一下甄天真

    “媳妇,不是笑你,而是我们太开心了,你在乎我们,让我们很开心,另外你吃醋的样子很可爱”陆老四的话,让甄天真一愣,刚刚自己是在吃醋,一想,自己的俏脸一红,不管陆老大和陆老三的叫喊,跑着回家,太羞人了。陆老大和陆老三对视一眼,自己的媳妇怎么这么害羞,得帮帮媳妇改改这个毛病,于是没有陆老二和陆老四的夜,甄天真以为会睡的很安稳,可是陆老大和陆老三太能折磨人了,怎么能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