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我先出去了,李叔找我”

    “李叔???”

    “嗯……大哥李婶回来了,我去处理一下”

    “我去不更好”陆老大觉得自己去处理更好

    “李婶把娘家人给带来了,所以,大哥我去合适”陆老二这样一讲,陆老大觉得陆老二去是合适

    “那你小心点”

    “大哥别告诉媳妇,免得她有伤心”陆老二说完,不顾陆老大的惊讶,飞快的走了,陆老大惊讶的原因是粗心的陆老二还有这么细心的时候

    “你笑什么啊,二哥那”甄天真一出屋子就看见陆老大在哪傻笑

    “没事,不是叫你不要做饭吗,我去,你回屋歇着”陆老大握了一下甄天真有些冰凉的小手,自己走进厨房,说是厨房只是一个草屋而已,看着陆老大忙碌的背影,甄天真含笑看着

    “所以二哥也会几天不回来了,二哥和四哥去干吗啊”甄天真问着真在铺被子的陆老大,陆老大当然不会告诉甄天真。陆老二出去是应为李婶回来了,陆老四是因为隔壁的村子与自家的村子抢地,这其中哪一个人都有可能跟别人打上,告诉媳妇,不是要她白白的担心吗

    “没有事,这快入冬了,村子里有好多的事情要做,这几天在去一下地里,剩下的时间,咱们就清闲了,到时候好好的在家陪你”

    “谁要你赔啊,不要脸,不要皮的”甄天真撅着小嘴,陆老大心一动,吻上了那红唇,不一会儿

    诺大的室内,女孩难受的j□j、呜呜的轻泣,混杂着男人灼热的喘息和**相互拍打的暧昧声响,令人脸红心跳,久久不曾停歇。

    拧紧秀丽的眉,紧闭双眸哭泣着的甄天真感觉自己又被他翻过身去,酸软无力的被有力的臂弯拦抱起,他扶着她,从后面将仍然将那部份强悍不容拒绝的进入她体内,深深地,用力地肆意掠夺着要她。甄天真很想问陆老大这是从哪学的,可是陆老大根本不给甄天真说活的机会

    这一晚太难熬了,她被他弄得全身都疼,j□j红肿一片,即使是有过好几次j□j,可因为欢爱时间太久,她已经疲累到连手指都抬不起来了。

    小性子

    第二天,甄天真拖着浑身的酸痛起来了,看着一身气爽的陆老大,甄天真咬牙切齿,凭什么自己累的要死要活的,眼前的男人却那么的爽,于是甄天真决定不理陆老大

    “媳妇,别气了吗,是我不好行不行,媳妇别不理我,好不好啊”如果了解几个兄弟看到此时的陆老大,绝对会跌破眼镜,如果有的话,什么时候陆老大也有这一面啊

    “哼……”即使有些动摇,甄天真还是转过身体,不理陆老大,陆老大知道甄天真是真的有些生气,就在田间一个劲的哄着甄天真

    “陆家老大啊,这是你媳妇啊“

    “嗯……,张婶今天怎么来这耕田了”陆老大看着眼前的张婶有些奇怪,这里的田一般人不会来耕的啊

    “哎,别说了,这现在争田挣得太厉害了,这不想到了这里还有田吗,一会就有更多的人来这里耕田了,不过,陆家老大你家媳妇长的真不错啊,水灵水灵的,比李家姑奶奶好多了……………………”张婶在那边滔滔不绝的讲着,甄天真的眉头不停的皱着,呵,还有个李家姑娘,还有个王家姑娘,这光听张婶讲,就有好几来个,好啊,这几个男人,张婶好像意识到自己讲话讲多了,于是赶紧住嘴,潇洒的走了,可是可苦了陆老大,这不晚上,陆老大就被甄天真赶出来了,看着夜空,陆老大感慨自己命运的多舛,本来几个人都不在自己可以和媳妇好好的相处相处的,被那张婶一下在把自己从天堂打到地狱,哎……

    甄天真醒来时,竟然看见陆老大在自己的床上躺着

    “媳妇外面的天很冷”陆老大可怜兮兮的对着甄天真说,甄天真没有讲话,其实自己把陆老大赶到外面是就后悔了,可是又抹不开面子,如今陆老大自己回来了,甄天真没有讲话,看着甄天真这样的反应,陆老大有看到了新的希望,这一天甄天真陪陆老大去上田,就看见很多的人在开拓山田

    “媳妇,你在这呆着,我去把田理里,过了今天,我们就不用来了”

    “好,你去吧”甄天真大手一挥,准了,陆老大看着这样的甄天真,心里一笑,其实夫妻间的情趣,你不懂啊

    “陆家的兄弟是个会疼媳妇的”甄天真闻声望去,这人有些熟悉,不过甄天真想不起来,就不再勉强自己

    “大婶,您也来上田啊”甄天真觉得农村必背词,就是看年龄,然后叫,像大叔,大婶,大娘的绝对的管用

    “是啊,这家里的田还不知到怎么分呐”

    “怎么回事啊”甄天真从大婶的话里听到了一丝信息,甄天真比较奇怪,这里离村子这么远,以前人根本没有,怎么会现在这么多的人

    “你不知道啊,陆家兄弟没有告诉你吗”这个大婶奇怪,陆家老四不是就在管这事的,怎么自己媳妇不知道,不禁大婶奇怪,甄天真也奇怪,这是自己一定得知道吗,甄天真听着大婶的话,脸一下子黑了,想起质问陆老大,可是这么多的人,甄天真忍者,忍者忍着就哭了,陆老大一看媳妇哭了,赶紧问,甄天真不说,陆老大就丢下田里的活,带着甄天真离开了,大婶看着离去的人,这孩子是个有福的人啊,陆家兄弟多会疼人啊,自己的村子的女人没有福气啊

    “说,怎么会是”一回到家,甄天真开始三堂会审了,陆老大一听知道败露了于是一无意识的交代了,甄天真心里那叫一个气

    “你们没有把我放在你们心里,你们心里没有我”

    “谁说的,我们心里怎么没有你,你是我们心尖尖上的人啊”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这不怕你担心吗”

    “你不告诉我,我不更担心吗,呜呜………………”

    “媳妇别哭了,我这里都快疼死了”陆老大捂住自己的心

    “疼死你活该”甄天真锤了一下陆老大,陆老大知道媳妇好了,于是就抓住昨天做的小手让她多锤几下,甄天真轻轻的捶着

    “我要去找他们”

    “不行”陆老大想也不想的拒绝

    “你大声给我说话”

    “对不起,可是媳妇山路难走”陆老大软着声音跟甄天真说

    “我不怕”

    “可是我怕”

    “不行,你不带我去,我就自己去”于是陆老大在甄天真的威逼利诱之下带着甄天真去找陆家的其他几个兄弟,甄天真走在山路上,心情很不好,她担心,先是担心陆老三,陆老三的身体不好,还得给别人一家一家病,再是担心陆老四,因为两个村子抢地,作为村子的带头人,其实就是混混头子,不同的是陆老四打架是为了大家,而不是作恶,可是抢地,甄天真一想,浑身就害怕,再就是陆老二,因为李婶回来了,刚一听,甄天真有些缓不过神来,李婶怎么又回来了,陆老大跟甄天真讲,原来是李婶回来要孩子了,因为李婶回家,家里就让她嫁给一个不能生育的人,李婶一开始还能接受,但是架不住那家人有钱,可是后来李婶越来越像孩子,于是半夜哭泣,那人见到,问是怎么会是,李婶一讲,那人竟然同意让李婶把孩子带过来养,李婶便带着自己的家的娘家人来要孩子,本来李婶认为很好要的,所以第一趟来时,就自己一个人,她准备自己找的孩子悄悄的带走,哪知道,孩子几个月就不认她这个母亲,李婶一气之下找到了李叔家,一看家里有个小寡妇,便哭起来了,讲述自己多么多么的不易,可是李婶的前科让村子里的人不帮忙,于是李婶回去搬人,于是陆老二就去了,这时候,甄天真才知道,李叔娶妻陆家的人帮了忙,想想自己当时因为李婶离去时的状态,甄天真觉得他们这种无微不至的关心,让甄天真觉得自己只有爱他们才可以报答,于是甄天真在路上也没有多为难陆老大,可是甄天真没有想到在半路上就看见了几个风尘仆仆的人,可是甄天真没有扑过去,而是转头往回走,然后不理陆家兄弟,陆家兄弟从陆老大哪里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知道自己的媳妇生气了,于是想着怎么让媳妇消气,看着在自己身边不停的讨好着自己的男人,甄天真有着再大的起也撒不出来了,不过还是忍住不给他们好脸色看,免得他们下次有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