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甄天真睁开眼,身边已经没有人了,掀开被子,看着自己xiōng前的青青紫紫,让甄天真想到昨夜的迷离,发誓自己绝对不能再上他们的当,一定要好好的保护自己,最起码不能犀利糊涂的把自己给献出去,一边下定决心,一边穿衣服

    “媳妇,起来了”陆老三看着甄天真站在门外,问着,甄天真看着陆老三,脸一红,陆老三好像也想的了什么,尴尬的咳一声

    “媳妇去吃饭吧”

    “哦……”整一天,甄天真有些心不在焉,可是是自己说的,又不能让人家走

    “对啊,房子建好了,不就行了”甄天真一想到这,就去看陆家兄弟盖房子,可是房子边哪有人啊,只有剩下的土和木棍

    “你们怎么不盖房了”晚上吃饭。甄天真问着几个人

    “盖房子的梁架没有了,现在也不好能,怎么了媳妇”甄天真被陆老大一问,也不好讲什么,难不成讲自己不希望他们住她屋子里

    “没事”甄天真回了一句,陆家兄弟当然知道他们的小媳妇在想什么,可是能住到自己家媳妇的房间,他们当然消极怠工了,再讲自己的媳妇对于盖房什么都不懂,也好虎能,于是今天一早,陆家兄弟很是合心的没有提盖房的事,可是看着自己的小媳妇,他们知道她还有心结,只是什么都得慢慢的来,小媳妇不就是由一开始的抗拒到现在的接受吗,陆家兄弟一起看着陆老大,陆老大知道自己今天得当说客了,可谁叫自己是老大那

    又到了晚上,甄天真有些焦急,相对于陆老三,甄天真是有些熟悉的,可是陆老大,甄天真就有些陌生了,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古代的那种包办婚姻,连新郎都没有见过就要同床共枕,可是甄天真觉得自己有一点不同于古代的包办婚姻,是新娘必须陪新郎睡觉,自己可以稍稍的拒绝。于是在甄天真的胡思乱想中,甄天真被陆老大圈在了怀里,也还很静,还很长,甄天真睡不着,于是找陆老大聊天

    “你多大了”

    “24岁,媳妇你那”

    “我19岁了,我比你小哎,那其他的那”

    “老二23,老三22,老四20,我们都比你大”陆老大的一句比她大,让甄天真想到了一个办法

    “那我以后,叫你大哥,叫其他人二哥,三哥,四哥可不可以”

    “行”陆老大那不知道甄天真的想法,有了这些称呼,甄天真在拒绝他们的求……欢就容易多了,就在甄天真洋洋自得的时候,陆老大说话了

    “媳妇,我知道我们家比不上你们家,但是我们家的几个人会好好的对你”陆老大的话让甄天真一惊,他知道自己在想什么,陆老大看着怀中的人,接着说,即使话很残忍

    “你知道吗,我们是在村长家看到你的,当时的你在昏迷中,可是却在村长家院子里的板车上躺在,好多的没有结婚的男的去看你,你知道吗,我们村子里应为女的少,所以有很多然把女人卖到我们这,所以你当时就是一个待价而沽的物品,如果不是卖你的人要的钱太多,你有可能已经被村子里的王二瘸子给买走了,你知道,王二瘸子的上任妻子是怎么死的吗“

    “不知道……“甄天真的话有些颤抖,可是还是想要知道这些事,这些自己所不知道的事

    “是被王二瘸子虐待致死的”怀里的人一动,陆老大知道会吓着媳妇,但是自己不得不讲

    “我们见到时,他的媳妇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的地方,全部青青紫紫的伤痕……”

    “不要说了”甄天真的声音里带了一丝哭腔,陆老大不忍了,可是自己得让媳妇知道啊,这样以后才能好好的相处。

    “王二瘸子家不缺钱,想买走你,可是我们先是不忍,可是后来我们几个兄弟都看上你了,媳妇是看上你不是因为没有媳妇所以买你的,是我们看上你的,所以都不愿意放手,所以你才成了共妻,虽然钱也是一个原因,但是没有看上你的话,谁会倾尽所有,我们买来了你,才见到卖你的人,那个男的长的好,又有文化,说话又好,我承认见到那个男人的那一刻我怕失去你,所以带你到这来了,就是怕那男的反悔在要走你,这是我的私心,所以不是完全的为你着想才带你来这的,你要回去,我门也没有阻拦,媳妇你想一想我们可有强迫你做什么,如果王二瘸子买了你……”陆老大续续的说着,甄天真不敢相信,林浩,林浩他竟然这样的对自己,是不是没有眼前的人,自己就只能跟王二瘸子那人,想一想林浩很可能卖给他,因为他们连杀自己的心都有了,可是,人心怎么这么的不值钱,自己对于林浩是要多好有多好,他要什么自己就去求爷爷帮他,可是爷爷的表情,是,对,爷爷是痛心,爷爷早就知道了吗,所以爷爷才会用那样的眼神看着她,

    “爷爷,丫头知道错了,知道错了……”甄天真在心里不停的忏悔,希望在天堂的爷爷能够听见,陆老大抱着哭的惨烈的甄天真,不说话,这一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