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媳妇这就是咱们的家”甄天真从陆老二的背上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二层小洋楼,愣了一下,因为眼前的屋子比之之前的茅草屋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如果没有见过之前的茅草屋,甄天真还真的看不起这个二层的小楼,不过,有了前面茅草屋的铺垫,甄天真觉的这房子还不错,甄天真看着四周,别说,陆家算是这个地方最好的住宅了。陆家的几个兄弟也是心里高兴了,媳妇的表情让他们的男性自尊大大的满足了,于是个个脸上都笑开了花

    “我们进去吧”陆老大发话了几个人就都进去了,甄天真从陆老二的背上下来,看着房子的院子,有点像西北哪里的建筑,中间是一条过道,两边是种上的蔬菜,在往里走就是房子了,院子不大,可是却很漂亮,种点花就更好了,不过自己不在这里呆着,想那么多干嘛,一想到这个,甄天真打量着这个房子的兴趣也就没有了,陆家的几个兄弟也是疑惑甄天真的转变,媳妇这是怎么了,对望一眼,都没有答案

    “可以吃了”陆老三端上最后的一道菜,看着众人下达开吃的命令,甄天真发现做饭的好像一直都是陆老三

    “快吃吧”陆老三看着甄天真说,甄天真埋起头吃着,可是自己的眼前却看见几双筷子,而且还夹得一样的菜,这菜,甄天真知道,是陆家的几个人杀的那头猪,不过自己在路上却没有看到陆老二带着,要不是自己去上洗手间的时候,看见陆老二从一个背包里拿出来,甄天真真以为这是他们变出来的,可是一想到,自己刚刚去的洗手间,其实就是一个露天的地方,在山里时,甄天真到没有觉得,自己以前旅游是也曾在户外解决过,所以对于户外的甄天真没有多大的反感,可是刚刚的那个,却真是甄天真的极限,那一家挨着一家的,别人想看也是可以看到的,而且那地方,想想自己还要去那个地方,甄天真吃不下饭了

    “我吃饱了,我在那睡”后一句话是对陆老三说的

    “我代你去”陆老三放下碗,带着甄天真离开

    “真他妈事多,一天哭,一天不吃饭,还不如不买过来,就知道生事”陆老二一看陆老三和甄天真走了,把碗摔了,生气着

    “二哥,别闹”老四也有些生气,这媳妇好看是好看,但是碰不着好看又有什么用

    “媳妇才来多久,肯定不习惯,那老李家的不也是闹的一年半载的”

    “但是,人家老李可是第一天就洞房了,我们那”陆老二不同意陆老大的话,话说,生米煮成熟饭才是重要的

    “二哥,别生事,让媳妇习惯习惯”陆老三一来就听见陆老二的话,他不赞同陆老二的话,虽说那是最快捷的办法,可是媳妇是要生活在一辈子的,不能应为这几天,好不了一辈子,在即他们也是真心的疼媳妇的,20多年都能忍过来,也不差这几天

    “哼……你们就作罢”陆老二摔门离去

    “二哥,我去看看“陆老四追了上去

    “哎……“陆老大叹了一口气,应为这个媳妇,自家的兄弟不知道吵了多少次,可是他们的媳妇知道吗

    显然,甄天真不知道,因为她在计划着怎么逃跑

    甄天真几次的别别扭扭的不愿上厕所,陆家的几个兄弟算是知道了,于是明明前一天还是露天的厕所,第二天就有了棚,甄天真看着,不断地告诉自己别往心里去,可是人的心是肉长的,在铁的心,也是会化得,即使每天的自我催眠,甄天真不知道就像种子会发芽一样,有些事注定不一样

    “看看,这些衣服和不合身“陆老三拿着新做的衣服给甄天真试穿,看着陆老三手里的衣服,除了款式的老套,其实衣服是不错的,即使是生活在城市里,花再多的钱,也不一定买的到这正宗的真丝衣服,甄天真高兴的接过衣服,自己身上的这件衣服穿了好久,习惯一天一套衣服的甄天真早已经忍不住了

    “你的手……”

    “没有事”陆老三的遮掩,让甄天真更加的果断的牵着陆老三的手,陆老三的脸有些红

    “就是不太会做女士的衣服,扎了几针而已没有事的”如果甄天真不了解陆老三的话,可能会信,可是甄天真在这几个兄弟中最了解的就是陆老三,陆老三的皮肤之所以这么白,不是因为天生,而是陆老三有病,不能干重活只能呆着家里干一些家务,正好陆家就缺一个整理家里的人,于是陆老三就成了宅男,一般女人会做的陆老三比女人做的还好,隔壁的几个女人看陆老三的针线活好,还让陆老三帮忙做衣服,陆老三好讲话,就帮她门做了不少,无论男女老少,陆老三不紧会许多细活,医术更是了得,可能是久病成医,也可能如大家所说的,陆老三是这个村子里已故的老中医的嫡传弟子,陆老三也是一个医生,帮别人看病,而陆家其他的几个人也有着在村子里不同的地位,陆老大是不管村子里什么样的买卖都会找到他,原因是陆老大的口才好,又机灵,往往帮别人卖东西多赚许多的钱,陆老二则是有什么出力的活都会找到他,陆老二体力好一个人赶得上4,5个人,陆老四就像一个保安,不管是村里村外的流氓都怕他,可是甄天真的眼中,他们几个人除了陆老三有些了解,其他人还真是不怎知道,光讲的话就没有几句,要不是回到村子里,甄天真怕是不会知道,陆家的几个人,除了陆老三外,其他的几个人甄天真在这几天都没有看到,不过隔壁的几家的女人倒是常来这里,甄天真所知道的陆家几个男人的事,就是听她们说的,一开始甄天真很怕这些女人,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么多女人,再加上自己的特殊身份‘共妻’,甄天真不想见,可是陆老三没有话题给自己的媳妇讲,于是就把这些女人放了进来,不同于甄天真的想到的,这些女人都是在夸赞陆家的男人多么的能干,要不是她们话语里的尊重和眼睛里的真诚,甄天真也怀疑他们是说客,而且她们也绝口不提‘共妻’的事,这让陆老大担心别人的闲话的是根本不会有,可是看着陆老三把他们放了进来,甄天真不禁想,其实陆老大知道村子里的人不会闲话,但是还是怕一个万一,怕自己受不了别人的闲言碎语,所以才住进深山里,不过这个想法让甄天真否定了。原因无他,就是不想自己欠陆家几个兄弟的情用钱还不了。但是甄天真也得到了有用的信息,列如,村长家有电话,(说到这甄天真不经打一下差,这地方真的很穷,电话就一个,这好歹几十口人,怎么够用+的),还有这里去镇里有车,不过是拖拉机,而且还要一上午,在村头就可以做,而且不要钱,有了这些信息,甄天真觉得自己逃跑的计划有可能实现

    不过现在拿着手里的衣服,看着黑眼线很重的陆老三,甄天真有些心疼

    “你睡一会吧”甄天真话一出来,就想咬断自己的舌头,可是陆老三却很开心,谁说媳妇不好的,现在,媳妇不就是在关心自己

    “我不困:有了媳妇的这句话比什么都来精神”当然後一句话陆老三没有说出口,甄天真看着开心的陆老三,不知道说什么

    “我去找人聊天去”甄天真落荒而逃,不敢看陆老三发亮的眼睛,因为这样她会觉得自己很残忍

    可是甄天真不知道有晴天霹雳在等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