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妇,今天咱们出去吧”陆老大对着眼睛红肿的甄天真说

    “真的”没有想到陆老大会提出这个建议,甄天真高兴的问,陆家的几个兄弟对望了一眼,看来昨晚商量的计策有用,媳妇现在多开心,不上一天地又没事,过几天多干点就是,只要媳妇开心就好

    “媳妇,看那就是李婶家”和陆家的兄弟走了好久才到李婶家,难道这就是他们说的隔壁

    “李婶家里你……我们家很远”

    “不远了,我们家离村长家才远呐,看,翻过那座山才到村长家“听着陆老四的介绍,甄天真是真的相信李婶的话,逃是逃不掉的,看着连绵起伏的大山,甄天真真希望,有个愚公

    “那么从我们这到镇上要多长时间”甄天真的话一文出来,陆家的几个兄弟都不说话了,甄天真一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吗,他们还是没有完全的相信她,算了,自己也没有想过他们会很容易的相信她,现在甄天真知道,为什么陆家的几个人放心自己一个人在家了,不是怕自己跑,而是知道自己一定跑不掉,本来对陆家几个兄弟的好感,也有些消散了,甄天真不断的在给自己催眠,让自己只记得陆家兄弟的坏处,这样,自己逃跑就不会觉得愧疚了,大不了自己回去,把他们买自己的钱给他们就是,这样一想,甄天真的心里开阔不少

    “我们去哪”甄天真回头看着低头走路的几个人

    “你想去哪”

    “我又不熟,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吧”甄天真有些可惜,自己想让他们带她去村长家,不过,记得好像他们是从村长哪里买来的自己,自己也可以向村长问问情况,如果让她抓到拐卖自己的人,一定要他生不如死,不过自己还要找到自己的男友

    “别啊,要不然,我们带媳妇去村子里吧”不忍心看着自己媳妇脸上失落的神情,陆老二提议道

    “只能这样了,不过山路难走,你小心点,累了说一声”

    “好……”甄天真笑眯眯的看着发话的陆老大,发现陆老大还是挺有权威的,好像一般他的话,陆家的几个人都不会反对

    “那媳妇咱们走吧”陆老三牵着甄天真的手,也许是几天相处的习惯,甄天真没有挣脱陆老三的手,不过这一幕,陆家的其他几个兄弟可是嫉妒的要命,可是谁让,媳妇和老三最熟悉,只能压下心里的酸意,跟着走了

    在路上,陆老二走在前面,陆老大和陆老四走在后面,甄天真和陆老四则走在了中间,这是一种无形的保护

    “我们还要走多久”走了老半天了,甄天真觉得这辈子都没有走过这么多的路,自己的脚肯定磨出了泡

    “估计今晚要在这里住了”陆老二看着天,回头看着自己家媳妇说

    “什么,在这”甄天真不敢想想在这个地方住的后果

    “没有关系,在这深山老林里,老二最熟悉的,有他在不用担心”看出甄天真的担心,陆老三解释着

    “为什么”甄天真不解,难道这年头还有像古代一样以打猎为生吗

    “老三没有跟媳妇讲”老大看着陆老三,陆老三有些冤,自己和媳妇说的话,加起来都没有10句,怎么说

    “既然你是,我们媳妇,就应该知道家里的收入和来源”

    “其实我可以不用知道”甄天真很想这样跟陆老大说,只是知道说这话的后果,甄天真拖着下巴听了起来

    “我们家的地很多,这些的山,只要我们想开发就可以开发种地,老二经常打猎,给家里添点荤菜,我和老四主要是种地,老三收拾家里,媳妇呆在家里,什么活都不用你来干,你只要好好的就行,其实我们家在村里,这里的房子是以前我们在这里种地临时搭的,现在我们把家安在这,就是因为你,虽说是共妻,可是你看这荒山野岭的没有几处人家,知道的人不多,你也不用因为这样受别人的白眼”陆老大的后几句话倒是让甄天真有些感动,可是不管怎么样,自己还是不会呆在这里的,甄天真撇开自己的头,不去看陆老大的脸,怕自己泄露心事,甄天真心里想,其实陆老大长的也不错,和陆老三不同,陆老大的脸有些刚硬,如果陆老三和陆老大同时穿上一袭白衣的话,陆老三的病态美让他有些不食人间烟火,陆老大则是俊美风流的美少年,可是他们那坑爹的平头啊

    “好了,找到吃的了”甄天真的思绪被陆老二给打断,看着已经用树叶搭好的帐篷,和陆老二手中的野**,甄天真不得不佩服陆老儿的野外生存能力,看着自己媳妇崇拜的眼神,陆老二不好意思的抓抓头

    “咳咳……”

    “你怎么了”甄天真看着咳的厉害的陆老三

    “没事”陆老三挥挥手,不愿接住陆老二给的衣服

    “给你,快别冻着,我身体强壮,没有事”甄天真看着陆老二,火光下,陆老二的身体闪闪发亮,皮肤与陆老三的不同,很黑,不过可能使长期的劳作,肌肉发达,连腹肌都有6块,典型的型男,在看脸,甄天真不由的看着陆老四,发现,陆家的几个兄弟长的都不赖,老二典型的型男,老四则是有些妖媚但是却恰到好处,还有些萌态,甄天真不禁想如果,他们几个不是在大山里,那么这几个人当牛郎都可以把他们养活,显然,甄天真想远了

    “咳咳咳……”

    “没有事吧”甄天真抱住陆老三,这么冷的天,如果感冒了可不好,人体是最好的取暖工具,于是甄天真抱着陆老三,希望陆老三能够好受一些,不过这一举动,陆家的几个人就有吃醋了,不过谁让老三的身子骨差呢

    “媳妇上来,我背你”陆老二停在甄天真的面前,甄天真有些动摇,自己的脚的确已经快没有知觉了,可是自己的脑海里被自己喜欢的人背是一件很浪漫的事,可是

    “媳妇,上去吧,别累着”陆老三也推了推甄天真的手,甄天真慢吞吞的爬上去,搂着陆老二的脖子,甄天真的心里百感交集,就是这样的心情,甄天真到了村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