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帮忙吗”甄天真看着正在做饭的陆老三问道

    “嗯……”显然甄天真的转变让陆老三始料未及,看着陆老三有些呆楞的表情,甄天真被逗乐了,陆老三看着自己媳妇笑的那么开心,耳朵不由的红了,不自在的转过头,呜呜的说了一句

    “不用,你去屋里歇着,我来就好”说完,头也不回的看着锅里,甄天真不在意陆老三的话,打量着厨房,其实就是一个茅草屋,和甄天真在电视上看到的穷人家的房子一样,甚至于还差

    “这是什么”甄天真好奇的看着陆老三手中不断拉进拉出的东西,像一个箱子

    “哦……这是风箱,用来加大火的”知道甄天真不懂陆老三特意解释一下

    “哦……,你是在做饭吗”

    “不是,喂猪”

    “猪……”

    “嗯……,你快去睡着吧”说着陆老三还看了一眼甄天真的衣服,甄天真看着他的打量,有看着自己的衣服,已经好几天没有换过衣服了,甄天真甚至都能闻到馊味

    “呵呵……”甄天真对着陆老三尴尬的一笑

    “我去给你拿衣服”

    “哦……”看着陆老三的身影,甄天真轻轻的呢喃一声,陆老三这样的表现是不是自己的示好行动有效果,这样的话,自己只要努力,他们就会慢慢的放松对自己的监管,这样自己就有机会出去,不过自己要打听好,首先自己要和李婶打好关系,毕竟要不是李婶自己也不会被陆家的几个人允许出屋子

    “给……”陆老三拿着一个衣服,显然是男士的,不过甄天真也没有想过,陆老三会拿女士的衣服给她,接过陆老三手中的衣服,甄天真一愣,这衣服丝滑的不像话,看着甄天真的疑惑,陆老三对着甄天真解释道

    “这是自己家养的蚕织的”

    “织的,谁织的”

    “我”陆老三有些不好意思,看着这样的陆老三,甄天真觉得陆老三长的不错,不是不错,是非常好,如果换了他的那个平头的发型,五官端正,似乎还有一些柔美,加上本来就有些白,这样看起来,换上有型的衣服,恩恩,竟然比自己的校草男友还有过之而无不及,陆老三看着自己家媳妇打量着自己的样子,耳朵又红了,逃似的走了,留下甄天真一个人笑的开心

    陆老大回来时就看见自己家的媳妇穿着老三的衣服,帮忙晒衣服

    “大哥,你看什么那”老二进来也是看着那场景发呆,看着自己家的媳妇笑的那么开心,那么漂亮,不觉的魂都丢了

    “怎么样,我讲咱家媳妇漂亮吧”老四看着大哥二哥的样子,打趣道,谁让二哥拿媳妇跟李家的女儿比,看看,有什么可比性,

    “大哥,二哥,老四,你们回来了”陆老三的话打断了甄天真的动作,看着眼前像狼一样看着自己的人,甄天真不由得想到自己第一天的情况,想起自己浑身赤果果的被他们看光,甄天真有些别扭,于是转头跑进了屋里

    “哎……媳妇还不熟悉,慢慢来吧”陆老三对着几个脸色很差的几只狼说,毕竟,20几年没有闻过女儿香,突然家里出现了一个娇滴滴的美人,而且还是自己的媳妇,可是光看不能动,多让人痒痒啊

    晚饭,甄天真出来吃饭了,看着桌子上的大白菜,甄天真囧了,这是神马啊,能吃吗

    “快点吃”看着甄天真的犹豫,陆老三催促着,陆家几个人都有些抱怨的看着陆老三,大家当然能看出来,甄天真对于饭菜的不满,怪陆老三不搞些肉给自己的媳妇吃,陆老三无奈,家里哪还有肉啊。甄天真不知兄弟几个人的心思,强挨着吃了几口,最后实在吃不下了,便放下碗,众人一看甄天真的动作,也停下来了

    “那个我吃饱了,先去睡了”甄天真逃似的离开了,毕竟谁能受得了这样的关注。看着离开的甄天真,陆家兄弟也是放下了碗筷

    “老三,家里还有什么吃的”

    “没有多少了,大哥,你知道,我们买……已经用完了所有的钱”

    “媳妇是城里来的,生活肯定和我们不一样,不能委屈了媳妇”老四悠悠的说道,这一次他的男性自尊真的受到打击,以前,在这个村子,谁不说陆家的几个小子能干,即使年幼失亲,也是把陆家撑了起来,还存了不少的钱,按理来说,自己家的那些钱够自家的几个兄弟娶媳妇了,说不定娶过后还有余钱,可是谁让,他们兄弟几个都看上了媳妇,即使倾家荡产也要像别人一样买她回来,以前看着李家那个买回来的媳妇时,自己兄弟几个还不屑于李家人的做法,可是现在他们倒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竟然兄弟共妻,可是谁让他们几个是兄弟,连喜欢什么都一样,不过这样也省事,最起码没有分家的困扰

    “老三,老二,明天把猪杀了吧”老大做着最后的决断

    “大哥,那猪是用来过年的,而且还……”

    “别说了,就这么决定了”老大打断老二的话,看着明明灭灭的灯,陷入了沉思,他们不是心疼那头猪,而是自己的媳妇,能不能明白

    第二天,甄天真竟真的在餐桌上看到了肉,大快朵颐的吃了起来,看着自己家的媳妇吃的这么开心,陆家的几个兄弟也是你开心,看了杀猪杀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