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天真不去看眼前的几个人,她想不明白为什么文明的世界还有这样的落后规则,如果不是头上明晃晃的电灯,她真以为自己是穿越了,而不是还在21世纪

    “丫头,多少吃一点吧”说话的是陆老三,甄天真认识他,在四个兄弟中,甄天真最熟悉的也是他,因为自己撞墙的头就是眼前的人医治的,不过甄天真对他没有感激,只有痛恨,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她的男朋友到底去哪里了,

    “哎……即使对我们不满意也不要伤害自己的身体,拥有健康的身体是多么一件幸福的事情”陆老三的声音里有一丝的不满,还有点生气,甄天真不知道,只是转过身体,不去看那个给自己喂药的人

    “我放在这里了,一会儿你自己喝吧”门上锁的声音让甄天真回过了头,看着冒着烟的中药,甄天真一咬牙喝了下去,她不会傻到拿着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她还要逃出去,摸摸头上的伤,有一些疼,不过这也不是没有好处,最起码现在这几个兄弟不会碰自己,看着甄天真喝下药,站在门外偷看的陆老三舒了一口气,最起码她还是爱惜自己的生命,这就不担心了

    “怎么样”陆老三一回到东屋,几个兄弟就围住了陆老三询问情况

    “药是喝了,不过还是不讲话”

    “我早说了,娶李家的那女的,你们偏要买这个女人,隔壁买的那个女人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当初闹的多凶,现在可好,我们这个连墙都撞了”老二的脾气最不好,也是最撑不住气

    “你现在讲,那李家的女儿是人吗,估计照她的那性子,和她家的人,我们兄弟赚再多的钱也是给她孝敬她家的人了,这样的人,我们能要吗”老四看着老二闹脾气也不经的生起气来,这个买来的媳妇他是很满意的,身材比李家姑娘不知道好了好几倍,即使放眼整个村子也是找不出比自己家媳妇更好看的人

    “好了,别讲了,快休息吧,老三,你去陪在媳妇身边,看着别有什么别的情况”老大发话了,其他人只能照做,陆老三磨磨唧唧的走到了甄天真住的屋子,看着去而复返的陆老三,甄天真有些警惕,不经的抓紧了被子

    “放心,我不会动你的好好睡吧”陆老三抱着甄天真,知道甄天真的想法安慰道,甄天真当然不相信陆老三的话,防范这看着陆老三,闻着陆老三身上淡淡的药草味,直到自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陆老三此时睁开眼睛,看着怀里的人儿,娇嫩嫩的小嘴,微微的撅着,从未与女人接触过的陆老三自然是把持不住,覆上了那红唇,久久的不肯离去,可是怀中人轻微的动了动,陆老三也不敢造次,毕竟是疼在心窝窝里的人,不想她不愿,叹了一口气,紧了紧自己的臂膀,睡了过去。

    甄天真是被公**打鸣的声音给吵醒的,这种原始的叫&&&&床方法,提醒着甄天真,自己不是在做梦,还是在狼窟里

    “醒来了,快点吃吧”甄天真没有想到自己醒来看见的不是陆老三,而是一个中年妇女,看着走进的人,甄天真打量着

    “这就是陆家老小子娶回来的,果然是个千娇百媚的,怪不得,怪不得”甄天真听着眼前女人的话,突然想到青楼里的老鸨,没错,青楼里的老鸨就是这样的态度

    “你是谁”对于陌生的地方,甄天真有着说不出警惕

    “我是李婶,就在你家隔壁”

    “更正一下,这不是我家”

    “哎……我刚来时也是你这样”

    “你刚来,你也是被……”甄天真没有讲出来,毕竟自己也是对这个词很敏感的

    “对,我也是被买过来的“李婶倒是不忌讳,直接把那话讲了出来

    “那你怎么不逃跑“

    “逃跑,这四周都是山,怎么逃,再讲,有了孩子,家就在这儿了“李婶讲的很平淡,但是却在甄天真的心里泛起了大的波澜,逃不出去,这代表什么

    “不过,你也别担心,陆家的老小子,可是很会疼人的,你也受不了多少苦,讲究着过吧“甄天真听着李婶的话,知道了,眼前的李婶是来当说客的

    “你走吧“知道李婶的目的,甄天真自然没有了好脾气

    “哎……你这丫头,好好呆着,陆家的老小子不就什么都依你吗”明明很平常的一句话,可是甄天真却听出了弦外之音,回头看着李婶,李婶眼中的鼓励,让甄天真知道自己没有猜错,看着李婶离去的背影,甄天真陷入深思